当前位置:主页 > 水果奶奶 >

习近平走过的这段滨江为何留下一串“密码”

发布日期:2019-11-14 13:18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座城与它的人民,总归有着切割不断的历史和现实联系。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下乃至未来的城市空间建设中,“人”注定要成为落脚点。

  人们来到城市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为了生活得更好。这是古希腊哲人亚里士多德的观点,时至今日仍能收获大多数人的认同。

  大众对于他们所感受到的、所处的空间,向来是有要求的。但反过来,很少有人思考,为了生活得更好,我们该对所在的城市做些什么。规划?建设?改造?更新?似乎长期被认为是个别人、个别机构的事。

  这并非源于人的“怠惰”。城市是复杂的,城市空间的演化背后,甚至有一股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力量,是由社会的、文化的、经济的多重因素构成。就连美国城市规划学界的权威凯文·林奇都很“丧”地认为,城市是巨大的自然现象,超过了人类改变事物的能力。

  但我们依然可以找到某种对待城市的方式,乃至标准,来引导城市的建设。习近平总书记近日考察上海时,就明确提出一个颇具指导价值的观点: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为人民。

  城市,是有人民性的。换句话说,人,应当是城市规划、建设、发展、治理的根本尺度。

  “人是城市的尺度”,其实已然是很多人的共识。笔者两年前旁听过一场城市规划学的讲座,几位教授仅围绕“街角设计”这一个问题,就争论了良久。但结论是明确的,任何设计首先要基于人的使用需求。人会用他们的活动轨迹来证明,这究竟是不是一个好的城市空间规划。而上海近年来花大力气改造黄浦江两岸公共空间,核心正是在做一件事情:按照“人”的需要,把空间还给“人”。

  效果如何?不妨看看习近平总书记刚去过的杨浦滨江。每到太阳偏西,滨江岸上的许多长椅,几乎是“满载”状态。每一处景观前,总会有人举着手机拍照。其中一段栈桥,一侧是黄浦江,另一侧是百年杨树浦水厂,来来往往的人就踱步于栈桥之上,各自安然。

  人与空间的关系和谐如斯,根本就在于,杨浦滨江的改造解决了当下浦江沿岸“谁唱主角”的问题。一百年前,十数公里绵长的杨浦滨江岸线是属于近代工业的;一百年后,当大型机械退场,空旷荒芜的厂房、码头能不能迎来它新的“主人”——市民大众,这不仅关系到城市空间的合理利用问题,更关系到一段城市文明的长度。

  很多人注意到,今天的杨浦滨江岸线上巧妙留存着一些痕迹。路灯,旧水管改造的;垃圾桶形似工厂里的高压容器装置;长椅就是用铁网捆扎了水泥制成的;广场上最夺目的铁艺雕塑还原了百年前扛货的码头工人形象往大了说,它们延续着城市的历史文脉;往小了说,枫源村就实施网格化管理,内部玄机图库,它们唤醒了个体生命的时代记忆。它们就像是一串密码,只有这座城市与城市中的人能读懂。

  一座城与它的人民,总归有着切割不断的历史和现实联系。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下乃至未来的城市空间建设中,“人”注定要成为落脚点。

  上月,上海印发了《苏州河两岸(中心城区)公共空间贯通提升建设导则》,提出苏州河滨河公共空间要有多元功能复合化的空间安排;还要部分恢复具有重要历史价值、记录了上海城市生活变化的特色场所和特色建筑。这意味着,苏州河的改造,既要满足人们多层次的现实需求,又要留住人们共同的城市记忆。这正是以人为本的做法。

  而从已有的实践看来,“人民的城市”,还不能止步于此。仍以杨浦滨江为例,已贯通的5.5公里岸线个驿站,时不时地会有人进去歇歇脚、喝口水。笔者几次在里面停留,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椅子上坐着的人,往往不相识,却常能搭上话,甚至分享食物,走时还会相互打声招呼;驿站里的党群工作者,表面是管理员,实则就像家门口的“好邻居”,你缺啥少啥,他们都会热心地上前帮一把。

  这让人不由得泛起思索:是不是来滨江的人,都会因为身处滨江这个“场”,而具有了某种心照不宣的共性,从而让互动和交往,变得自然而然?总之,它创造了许多可能性,而这一切正是围绕“人”的。

  我们未必能确切地描绘出,一个好的城市空间就该是什么样子。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城市与人,是相互作用的。当一座城市温情地观照着人的昨天、今天与明天,人,自然也会赋予它生长性。